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黄山》办刊100期
黄红灯
浏览量: 1042| 发布时间: 2018-01-19

百期祝贺

新黄山推荐

黄红灯

江西婺源人(旧属徽州)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江西省书法家协会考级考官

上饶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

上饶市书法院副院长

婺源县一笔书院院长

婺源县十一届政协委员

 作品参加:

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

全国首届册页书法作品展

全国第六届书坛新人新作展

全国第六届楹联书法作品展

全国第二届草书作品展

全国第三届扇面书法艺术展

中国书坛第三届中青年百强榜、

全国新农村楹联书法大赛最高奖

全国第二届临川之笔书法大赛优秀奖

江西.广西优秀青年书法家作品邀请展

“水乡墨韵”全国百名书法名家作品邀请展

中国中部六省书法作品邀请展

“大美上饶”全国百名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



无情不挽墨香 

作者/王俊 

圣人说,仁者爱山,智者乐水。走进山水,人与大自然“天人合一”  。但凡情怀显现出来,人的格局自是势如破竹,门户洞开。

在书法界,人们经常说,书如其人。清朝的扬州八怪之一高凤翰也曾说过:“疏秀率真如倪鸿宝,嵚其磊落如黄不斋,瘦劲朴野如傅青主,皆一望而知其人,孰谓书法不可以观人哉.”一个人的情怀如何,都蕴藏在笔墨线条当中。事实上,书如其人也可作“人如其书”。书法的背后是人,表现人才是书法最终的目的。欣赏一个人的书法,实则就是读书法家的情怀,读其秘不示人的灵魂。世人临摹古人的字迹笔法,只能称其为“匠人”,不能抒写别开生面的另一种境界。究其原因,多数者都难以拥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情怀。而“情怀”二字,最是不能作假,是怎般的情怀,便有怎般的书法,书法中的每一笔线条无不彰显出书法家的阐释与呈现。


欣赏黄红灯先生的书法,便如直面一颗赤子之心。雅逸而具个性的字体,不蔓不枝,秀逸中见清奇,浑厚中守朴抱拙,一笔一划都赋予了江南流水的灵性,又涵盖了江南山峦的磅礴气势,处处皆显得真诚动人。无论楷书,或是行草书,远观有铁马金戈的雄浑;近品之,绵里藏针,逶迤出江南的旖旎风情。黄红灯先生广采博取古人前贤之法度,汲取其精华,兼收并蓄,尔后犹如一匹黑马,竭力冲破某些框束,另辟蹊径,在抵达更自由的精神层面上,呈现出开阔的襟怀。在书法语汇上,黄红灯从不刻意求新,力求做到“藏”字。书法的最高境界便是将自己对书法的理解、认知、思想以及灵魂等,融于笔端。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无他则无我,无我则无他,运用书法的笔墨线条的张力,来表达书法家真实的自我。米芾在《自叙》中说:“字要骨骼,肉需裹筋,筋需藏肉,贴乃秀润生。布置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这便是书法家与匠人之区别。简而概之,两者的区别其实就在那道书法之门上。黄红灯先生的书法显然是进入了书法之门,而且登堂入室,开辟了一个承古开新,独树一帜的精神通道。黄红灯先生的字体取法唐楷、二王、鲁公及宋四家。中国书法协会员,江西省上饶市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汪继南评论其书法作品“于线条和造型有丰富的想象和结实的把控能力,线条圆劲鲜活,生辣而有筋道,绵厚而有张力,结字拙中见巧,自出机枢,不染流俗之习气,叵耐品味。运用之妙,出乎一心,这使得他的字有一种既丰富鲜明而在他人看来又不易把握的特质,形成了识辨度很高的个人风格……”黄红灯先生的书法之妙在于线条纯粹,墨色清淡,凸显了文人“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的散淡风情。


江西婺源是一个从诗经中走出的古镇,她经历了深厚的文化历史的淬炼,被世人赋予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光。自幼生长于古镇的黄红灯先生,每天行走于婺源的雕楼画栋中,徜徉于江南生动的美景里,使他日后的书法笔墨线条中无处不透着古意盎然与出世入谷之气息。闲暇之余,黄红灯先生登千仞之冈远眺百里山川,或访庙宇碑楼探寻师友,攫取大自然的万千气象,借他山之石以攻玉,从而丰富了他的创作素材。1994年——2005年,黄红灯浪迹东莞,从事影剧院美工、台资文宣、学校书法教师等职,这一段艰辛的历程,却使他的书法艺术得到了飞跃性的提升。他虽然委身于熙攘之喧嚣尘世,心却远遁于“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之中。2006年,远离故土的黄红灯突然顿悟,一个人的一生记忆有如一架风车,童年和故土是沉甸甸的金色谷子。成人之后所有的经历一如秕谷,会源源不断地流向风车的风叶,但不管世事怎样,扬起的都是那些秕谷,沉淀下的都是童年和故土那部分。于是,他毅然而然抛却多年努力经营的事业,回到婺源。返回故土的黄红灯如鱼得水,融化于江南绝妙的自然,翱翔在人文历史的天空之中。饱满的情感融入笔墨,促使他的书法尤为动情,平添几许感染力。


哲学家歌德说:“艺术要通过一种完整体向世界说话,这种完整体既是他在自然中所能找到的又是他自己的心智果实,是一种丰产的神圣精神灌注生气的结果。”书法之道不在于书,不在于理,也许就落在这个“情”字上。真情所至,方有高格。黄红灯先生的书法看似平淡无奇,细细端详却是风云际会。每一个字悠悠而行,似驰骋千里,又像是循着光阴的原路,裹挟魏晋之风,并辔而行。古人说“天若有情天亦老”,世间一切事物倘若沾上“情”字,根部必将注入灵魂,能抵抗住时间的审判。


 在艺术的路途中,黄红灯先生怀揣着对艺术的挚爱情怀,矢志不渝地行走着。我们有理由相信,假以时日,他定会诠释出书法的最高境界,书写出隶属自己的那道最亮丽的风景。





上一篇:黄冬民
下一篇:杜愚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