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黄山办刊十周年祝贺
禚江基
浏览量: 137| 发布时间: 2019-07-16

禚江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中国画学会理事,第二届黄山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黄山马头墙书画院院长。作品被国家、省市级报刊选登一百多次,被国内外友人收藏数千幅。

其山水画继承传统、注重创新,博采众长、独具一格。远看浑厚沉雄,大气磅礴,近看清新苍润,气韵非凡。画风严谨,饱满厚重,贴近自然,追求意境。尤其焦墨画用笔古朴,用墨厚实,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梦幻黄山  350x145cm


知白守黑  素以为绚

——浅谈禚江基的焦墨画艺术

田绍义


军旅画家禚江基所在的部队驻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那里曾产生了颇有影响的“新安画派”和“黄山画派”,同时也培育了以程邃和黄宾虹为代表的焦墨山水画名家。禚江基受二位大家的熏陶和影响,认为焦墨山水最能表现黄山的挺拔、宏阔和具有金属质感的山体特点。为此,他选择了用焦墨技法来画黄山。


江山多安

一帆风顺


焦墨画是一种古老的绘画技法,不仅要求画家有深厚和高超的笔墨技术,还需要渊博的学识和高尚的人格修养。焦墨技法的难点,在于浓墨中不加入任何水分,没有水墨在宣纸上的渲染、晕化效果,却使画面具有滋润感和层次感。焦墨是笔法精纯极致的表达,以纯浓墨线条或墨块构成,唯有笔法,而无墨法,难度极高,历代画家视为画道上的危途,望而却步;再加之,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画就应奉文人画理念、品格为圭臬,水墨写意的品格、境界较为高迈,是文人山水画的代表。与之相反的焦墨画,超越了大众审美习惯和审美情趣,也就是所谓的“曲高和寡”。为此,历来焦墨山水画就成了寂寞之道,涉猎者寡。正如黄宾虹所说:“画有焦墨法,最为古朴,须笔力健举,含深秀为宜。 ”潘天寿认为:“用渴笔,须注意渴而能润,所谓干裂秋风,润含春雨是也。近代惟垢道人(程邃) 、个山僧,能得其秘奥,三四百年来,迄无人能突过之。 ”



明知焦墨绘画难,禚江基先生却不畏艰难,知难而上,砥砺前行。他一方面向传统学习,研究掌握焦墨山水的造型规律和形式技巧,提高眼界学养,打牢基本功;另一方面他向自然学习,利用“近水楼台”的便利条件,经常登临黄山观察奇松、怪石、云海、瀑布“四时之变化”,完成了大量的以黄山为母题的焦墨写生稿。他寄情山水,诉诸焦墨,实践探索渴笔绘画规律,从程邃、黄滨虹、张仃等众多焦墨大师的画作中体悟焦墨画的线条和皴摖技法,又舍弃他们的细笔画法,粗笔横扫,恣肆旷放,气势磅礴,格调苍润高古,极富感染力。他用渴笔枯墨来勾勒山水轮廓,以“骨法用笔”表现山水的纹理和山体的结构,在轻重疾徐的运笔过程中,产生形态各异的自然飞白,形成笔断意连,虚实相生的画面效果,在变幻无穷的线条中丰富着焦墨层次,在黑白之间实现了虚实相生,,刚柔相济,知白守黑,素以为绚的艺术境界。焦墨是纯粹的用笔,没有任何可修饰的地方,也不能有所谓藏拙之处,这就要求用笔肯定而准确。如果用笔的力度不够,对笔墨结构理解不透,则很难画好焦墨。焦墨因为没有浓淡,需要用笔墨的结构和虚实来处理画面的空间,最虚的地方也是同样色阶的墨,只能通过用笔的轻重不同、疏密的不同、以及笔墨结构关系的不同来解决,我觉得禚江基很好地掌握了这个规律特点。



奢谈创新,知易行难。禚江基的画来源于现实写生,所以没有概念化、程式化的流弊。他用墨凝重浑厚,行笔酣畅自如,画面既有传统技法的枯润和法度,又有现代的质感和新意,寓思想与技术,传统与现代、旷达与灵秀于一体,他的笔墨和语言图式给人一种强烈而美好的视觉冲击力。他的画远看山峦叠嶂,逶迤连绵,气势恢宏;近看山色空灵,烟岚缭绕,云海涌动,产生了水墨画无以比拟的视觉效果。



禚江基博采众长,不断磨砺,画技日益精进,画法日趋娴熟,经过多年的积累,逐渐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成了当代焦墨山水画界的后起之秀。他的黄山系列作品,开创了焦墨山水画的崭新风格。通过他的创作实践,我们欣喜地看到他对待创作的严谨态度、创新意识和探索精神。“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我们相信,在未来的创作中,禚江基先生一定能够发挥焦墨的特点,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山水画精品,在焦墨画创作这个寂寞之道上走的更远!

本文作者系原高密市人文自然遗产保护开发促进会会长



上一篇:张仲平
下一篇:郭福生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