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黄山办刊十周年祝贺
戴云亮
浏览量: 368| 发布时间: 2019-08-18

戴云亮,1956年生。苏州市职业大学教授,苏州市职业大学吴门花鸟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苏州市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艺委会主任。花鸟画画家。师从张继馨先生,注重艺术史及“吴门画派”专题研究,有《中外美术鉴赏》、《江南老屋》、《吴地绘画》等书出版。




水墨荷花的意象

戴云亮

写意精神是中国文人绘画的一个重要审美特征。南齐谢赫《古画品录》中提出的“气韵生动”可以说是写意精神的至高境界。要求画家所描绘的,无论是人类自身以及社会生活状态,还是高山长河、花卉草木、禽鸟、鱼虫,都要呈现出其生命气息的流动;同时还必须注重画家在观物时生成的情感意象,凭借“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等绘画造型法则充分且完美地呈现出来。

自然之象如何成为写意之象,元代倪瓒说的很清楚:“仆之所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他还举自己画竹,是“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哉?”在他的作品中,那些自然之物之山岩、树石、孤亭之类,在画家的眼中已转化为抒发个性生命意趣之一片生机。绘画不求自然物象之形似,而是在自然形态的观察与感受中感受生命的意象,个性生命的思绪,然后用富有个性生命律动的笔墨技法表现出来,这可以说是中国文人写意绘画艺术的精髓所在。而这种“写意”的境界,很必然地要和画者的学识修养紧密联系在一起,即所谓的写意之“意”,必然是画者借自然生命形态之酒,浇胸中之块垒,“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从灵魂深处发出的感叹与意念,物我同化、纠缠一体。
这种注重画家个性与自然景物融合的写意精神和美学思想成为宋元以后文人画家所秉持的不二法门,不同历史时期画家呈现出各异的个人特色。





荷花是古今画家喜爱的绘画题材。早在北宋,周敦颐在他一篇脍炙人口的《爱莲说》中就把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人文品格表达的明白透彻,意味隽永淳厚。宋人写意荷花的典范,可举法常和尚,他用水墨技法描绘的枯蓬残叶,笔墨潇洒,意气风发,展现出“红花落尽秋风生”的写意风度,在“墨戏”或称为“禅意”的笔墨形态中,蕴涵着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文人审美情趣,从这里可以寻找到写意荷花隽永的灵魂以及艺术审美趣味所在。



自明代以来善画水墨写意荷花的大家历历可数,在中国绘画史上成为一道迷人的风景线。明代的陈淳,他的水墨写意荷花,呈现出笔墨秀润,温和雅丽的气息,徐渭则将水墨写意荷花的意趣推向新的天地,笔墨肆意洒脱,激情奔放,豪气勃然,由此形成“青藤白阳”双峰辉映的灿烂之景。明末清初的石涛、八大山人,李鱓,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都是善画水墨写意荷的大师,在他们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在不同时代的生活环境中,由不同的人生经历、修养,个性的生命意趣而形成灿烂的笔墨写意图像,感受到他们对笔墨之美的至深探索而产生无穷的艺术魅力。从而使我坚信这种对笔墨艺术的不懈追求和探索是无止境的,水墨写意之意象也由此必将绽放出新时代之花。
我欣赏夏天荷塘那满池荷花亭亭净植,随风摇曳的动人风姿;花之圆润浅红,叶之肥圆深绿,令人使人感受到自然生命丰满妖娆之美。但我更感动深秋残荷枯叶蕴涵的生命意象之美。那孤寂垂立或倾斜折落纵横交织的枯蓬败叶,既是触动对生命的易逝,美的凋谢,爱的失落的无限感怀,更是在那枯败凋零,孤寂而静美的生命姿态与力量中领悟到生命短暂却生生不息的阳刚之美。








上一篇:胡爱玲
下一篇:刘西林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