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黄山办刊十周年祝贺
潘小萌
浏览量: 292| 发布时间: 2019-11-05

潘小萌,安徽省歙县人,高级工艺美术师,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初出校门便开始学习砚雕技艺。潘小萌擅长人物雕刻,兼写山水、花鸟,风格清雅灵动,线条简洁流畅,人物造型生动自然,在人物雕刻作品中,尤以仕女、佛像、孩童见长,风格独特,意境幽远,为当代砚界代表性人物之一。虽于砚田辛勤耕耘三十载,仍觉学无止境,孜孜以求,以期至美。



潘小萌与她的徽州情结
唐跃
 
    与人接触,最初的印象也许准确,也许不那么准确。比如说潘小萌,我所知道的为数极少的女性歙砚雕刻艺术家之一,见面时话很少,即便说话也是软软的语气,声音中含有几分羞涩。于是,我总是以为潘小萌是一位不善表达的弱女子。后来发生的两件事,把我原先的印象完全打破了。







    那是2013年11月,黄山市举办首届 “和氏璧杯” 歙砚技能大赛,共评出六名金奖以及若干银奖、铜奖和优秀奖。潘小萌参加了大赛并获得优秀奖,但她觉得自己的作品比起那些金银铜奖并不逊色,申诉无果后竟然拒绝领奖。听说了这件事,我决不鼓励更不提倡潘小萌的做法,却对她刮目相看:个性很强啊!不是我印象中的那般柔弱。我进一步想到,就艺术创作而言,有些个性或许不是坏事,对于形成独特的面貌,对于坚持不懈地走自己的路,往往都是很有力的推动。再有就是不久前,我有了潘小萌的微信,看到她在朋友圈中发了一幅繁星点点的图片,并且配有一段很美很亲切的抒情文字:“再次这么清晰地看到,繁星闪烁,深邃浩远,一如我童年时的夏夜。依稀记得:凉床当院,蒲扇摇风,神驰天宇……”惊讶之下,我又翻看了她的微信,知道这种文字在她也就是信手拈来,并不偶然,哪里是我印象中的那样“不善表达”。就艺术创作的持续性而言,这种语言表达所反映出来的文化修养其实非常重要,属于很有力的内在支撑。



说了潘小萌的个性和文化修养,再来说说她的砚雕。认识之初,我知道她的拿手好戏是人物中的佛像、观音、侍女、以及童子之类;技法上的特点是线条柔和流畅,比如她开出的砚堂和挖出的砚池几乎不用规则的几何直线和曲线,而是一波三折,飘逸灵动,有“吴带当风”之妙。及至近期,我又知道她的创作题材还有“徽州吟”系列,尽管这个系列的作品数量不多,但我实在很喜欢这个“吟”字,很希望了解一位境界不低、技艺不俗的徽州女性刻者如何在砚雕作品上深情吟唱着自己的可爱家乡。实际上,很难说潘小萌早先的创作与徽州截然无关,比如她的许多作品刻画了手持书卷、面色雍容、与梅花作伴的女子形象,可以引起关于徽州女人的诸多联想。只是2011年以前,她的创作没有明确冠以“徽州”之名,也没有在主题构思上整体考虑如何吟唱徽州的问题。然而,如今的潘小萌显然对此有了高度关注,她前不久告诉我,日后将对这个系列投入更多的精力,力求更大的作为,使其更加完善。







    从2011年开始,潘小萌刀下的徽州情结逐渐明朗起来,释放开来。这一年,她先后推出《古徽遗韵》和《徽州吟之一》两方砚雕,大致描绘出徽州系列的基本面貌。在潘小萌来说,深沉厚重的徽州历史文化是一个美丽遥远的梦,虽已逝去,却余韵悠长,回味无穷。所以,她那些吟唱徽州的作品,无一例外地铺设着较大面积的云烟缭绕的叙事背景,如泣如诉,如梦如幻,所有的故事都在云烟飘渺的背景中徐徐展开。《古徽遗韵》的砚堂边缘流线与云烟刻画合二为一,另有中部更为曲折更为婉转的线条加以强调,再与布满砚面的雨点金星纹饰相互映衬,构成烟雨朦胧的古徽梦境。《徽州吟之一》的砚面上保留着大块面的原石金皮,使其成为砚雕构图的有机组成,渲染了云烟飞渡的氛围,深化了吟唱徽州的文化内涵。再如2014年刻成的那方《徽州吟之三》,砚池用蜿蜒盘旋的线条挖成,与其他砚面边缘处的曲线相互照应,一派云烟霭霭,使观者对出没于云烟之中的砚雕形象充满遐想。

      当然,云烟只是背景,云烟不是徽州。潘小萌刀下的徽州系列,还有更能拨动她的心弦的形象内容。一方面,她深深迷恋于徽州古建的独特风貌,以及蕴藏其间的古朴敦厚和儒风尤甚的人文气息,于是在吟唱徽州时把古民居的粉墙黛瓦、古宗祠的雕梁画栋、古牌坊的流檐翘角,连同古建门前的石狮、古建门上的铺首衔环等一一呈现出来,前文提及的《古徽遗韵》和两方《徽州吟》莫不如此。到了2016年,她又雕成《徽风流韵》,不仅刻画了民居、牌坊、石狮以及多种古建构件的形象,还在砚面上端的醒目位置刻出了“敦本堂”的宗祠牌匾,她对此解释说:“敦本堂”是注重根本的意思,徽州许多宗祠都有这样的牌匾,她的故乡潘氏宗祠也有,表达了一种崇尚敦实诚信的地域文化理念。另一方面,潘小萌最关心的还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徽州女人们,这些女人长期生活在礼仪之邦而敬德修身,这些女人受到这方水土上郁郁文风的熏陶而知书达理,这些女人因为男人们大多 “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的地理位置局限而命运多舛。




所以,她把发自心底的对于那一代徽州女性的敬重、同情和感叹倾注在砚雕作品中,吟唱了一支热爱徽州、眷念家乡的动人歌谣。潘小萌关怀徽州女人的最早作品当是《徽州吟之一》,背面刻成一幅“女子凭栏图”,图上可见几缕尘烟的窗栏前站着一位新婚妇人,正所谓:手持书卷,排遣寂寞时光;凭栏远眺,诉说无尽幽思。一年之后,她又推出《徽州吟之二》,图式还是“女子凭栏”,却在徽州女人的形象刻画上更见成熟,凭栏远眺时不再仅仅排遣寂寞和诉说幽思,更像坚定与执着的守望,更能看到那种与命运抗争的恬淡和端庄。很显然,潘小萌此时把她驾轻就熟的用于刻画观音形象的手法用到了徽州女人的身上,使她们的风貌更加丰满更加光彩。


潘小萌说,她的“徽州吟”将会继续吟下去,将会永远吟下去,我们期待着!

本文作者系原安徽省文化厅副厅长


上一篇:王建
下一篇:姚光华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