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院士风采
邹明
浏览量: 1546| 发布时间: 2015-11-17


  邹明,1955年生于安徽, 1983年毕业于无锡轻工大学造型美术系,留校任教。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曾任深圳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现为深圳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荣誉教授、南京市书画院特聘画家,深圳画院签约画家,广东省高校中国画学术委员会委员,广东省高校陶艺学术委员会委员。

    其作品入选第二、三、五、六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第九届全国美展,三件作品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中国画、综合绘画、壁画,第三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等国内外画展,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画展铜奖一个,优秀奖三个,“欧洲艺术家联盟”颁发的“欧洲艺术奖”,第二届中国艺术博览会优秀作品奖,2008奥林匹克美术大会铜奖。

    自1991年起先后赴新加坡、香港、台湾、英国、马来西亚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并赴美国、欧洲七国、澳大利亚、捷克、印度、英国、埃及等国家参加联展和艺术考察,先后在北京、南京、深圳、合肥、常州、嘉兴、天水等地举办个人画展, 2002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邹明彩墨·陶艺作品展”,2012年在北京恭王府安善堂举办水墨水乡邹明中国画展。

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深圳美术馆等海内外专业机构和个人收藏。

    出版个人画集:《邹明彩墨画集》、《中国当代艺术家画库•邹明画集》、《邹明彩墨艺术》、《邹明彩墨绘画》、《名家扇画—邹明山水扇面精品》、《中国当代著名画家个案研究——邹明水墨西塘》、《中国当代著名画家技法名典·邹明彩墨老屋》 《邹明建筑速写》、《中国国画20家——邹明﹙卷﹚》、《中国当代美术名家系列•艺术与财富——邹明·水墨之乡》、《邹明艺术作品集》。




邹明其人其画

孙振华


    先说说邹明这个人。

    邹明是个大学教师,是个画家,还是雕塑家、陶艺家……

    邹明的才艺就像他的朋友一样多,邹明的绘画就像他的人缘一样好。

    在邹明的朋友中间,我很荣幸,也被当作朋友交往了十多年。


    邹明留着浓密的大胡子,长头发,跟他一起出去,特别引人注目,谁也抢不了他的风头。不管什么人,只要看到他,就会理所当然地认定他为艺术家。有几次,我跟人胡诌,说他是导演,或者说是演员,只要是艺术类的,不管怎么说,别人都信。

    尽管形象、气质的不俗,邹明最难得的是有一颗平常的心,一颗良善的心。他从来不故弄玄虚,装模做样,也从来不自命不凡,端架子唬人;他总是宁肯自己吃亏,也不让朋友受屈,邹明属于宁教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的那种人。

    最早认识邹明是在深圳美术馆他个展览的研讨会上,潮安大哥说,邹明对朋友非常真诚,大家一起出去吃饭,大单小单他都抢着买。我当时一听,心中暗喜,此人可交。



无声   240cm×120cm  2014


    跟邹明交往久了,发现他的长处又岂止是抢着买单呢?还表现在其它方面。例如,邹明是个全年无休,全天候工作的狂人。平日里除了上课,只要给他电话,他不是在工作室,就是在去工作室的路上。半夜给他电话,他还在工作室;一大早,又出现在了工作室。

    邹明还是个跑路控,有了集中一点的时间,就出去采风、写生。他似乎总是有用不



 岁月从这里走过    240cm×120cm  2015


    伟大的精力是为伟大的目的而产生的。邹明和他年龄相仿的一代学人,似乎个个都有工作狂的共性,对学术、对艺术以终生相许。或许,这是这代人特殊的经历所造成的。尽管邹明不大讲自己,不大讲自己的经历和抱负,但是基于他在众多艺术领域的表现,可以隐约感受到他内心那种强大的动力。从世俗的角度看,邹明现在似乎不缺什么了,也从来没有人在后面拿着鞭子逼他,他之所以到今天仍不停步,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艺无止境。



云开雾散时   68cm×68cm  2013


    邹明唯一的休闲方式,就是经常和朋友在一起喝点小酒,和他对酌的,多为艺术界的朋友。酒桌上的邹明,憨态可掬,热情豪爽,显真性情,如大丈夫,一心只求朋友开心,来者不拒,全然不懂得保护自己。这时的邹明,真有古代文人的那种诗酒人生、快意士林的遗风,初识者见了,莫不倾心,惟望引为深交。

    邹明由于对艺术全情投入,加之才情出众,涉猎广泛,触类旁通,就是不想出成果也难。2014年全国美展,他的公共艺术作品《五彩生活》入选壁画展区;他的《无题》入选综合绘画展区;他的《水墨遗韵》入选中国画展区。一个人的三件不同类型的作品,分别入选了全国美展的三个展区,一时传为佳话,纵观全国,鲜有人能出其右。

再说说邹明的绘画。



烟雨过江南   68cm×68cm 2014


    邹明的绘画以彩墨、水墨为主;内容多为旧时民居;其中,尤以江南老宅为主。

    邹明的绘画形成这种基本特点是有其机缘的。邹明在江南水乡求学工作多年,来深圳之后,又较长时间在建筑学院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内心的那种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对江南风物的仰慕,这些共同促使了他选择了以描绘江南水乡民居作为他的研究方向。



    大家知道,在传统中国绘画中,除了所谓“界画”之外,一般是不把建筑作为表现对象的。所谓界画,以古代描绘建筑时的一种方法,它用界尺引笔画线,可以把亭台楼阁画得非常规整、平直。后来,文人画兴起并成熟之后,界画由于它的“匠气”而逐步淡出了画坛。

    至于文人画,它侧重于山水、花鸟、人物、鞍马,对建筑并不关注。在文人画中,亭台楼阁、竹篱茅舍一般都只是作为背景和点缀而已,并不作为画面的主要内容。



随着时光行走 68×68mm  2013


    邹明画建筑用的是文人画的笔法、墨法,这不仅是他个性化的创造,也是他对当代中国画的一个重要贡献。这种贡献表现在,从传统中国绘画的角度看,他恢复了“画建筑”的传统,让建筑重新成为绘画的表现主体;站在传统文人绘画的角度看,他拓展了文人画的领域,把文人画所忽略的“建筑”,纳入到文人画审美的范畴中,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传统“界画”和“文人画”之间的壁垒。



时空对语  240cm×120cm  2015


    邹明用文人笔墨方法画民居建筑,体现了他良好的驾驭工具和材料的能力。在古人画建筑的时候,为了追求准确,尚且需要借助界尺作为描绘工具,而这,正是为“文人画家”所鄙夷的地方。画水乡民居,画线是重要一环,邹明全靠用手控制笔墨来画,下笔要果断,要做到横平竖直,一笔到底,不能拖泥带水,还要有韵味,这很不容易。以邹明的《时空对语》为例,它几乎完全是用粗粗的横线和直线构成的,如果线条没有变化,没有味道,是很难呈现出这种效果的。



老屋寻幽 68cm×68cm 2014


    邹明的水乡民居毕竟是当代艺术,尽管都是画建筑,它和过去的界画全然不同。界画通常是从不同距离,把建筑作为一个封闭的对象来表现的。邹明的民居就不同了,它是一个打开了空间,民居对人的敞开,它有人的参与,有人的活动。也就是说,界画表现的是客观物象的,邹明的民居表现的是主客观交融的对象。邹明画民居的一个亮点在于它们是身体性的,建筑在这里不再是一个外在的物质对象,而是渗透着画家的身体感受,邹明的民居,成为了身体介入的场域。还有,邹明的民居有时候是特写式的,局部的,例如《老屋寻幽》完全突破了中国画的空间观念,它让观众直接进入到民居的内部,直逼建筑的细部,显然,邹明的这种画法借鉴了当代影像的视觉观看方式。


往日随云远去  136×68mm  2013


    邹明水墨有着浓郁的文人水墨的趣味,但是他又不囿于文人绘画的方法,他把焦点透视、把空间纵深感、层次感带入到画面中。可以说,观看邹明的水墨作品,有一种无拘无束,自成一体的自在感。他不直接属于哪门哪派,但他又虚心学习各种门派的优点。例如,邹明用墨,以浓墨为多,辅以淡墨或淡彩,这样,他画的建筑显得凝重、厚实,有历史的沧桑感。除此,他还尝试淡墨,例如《水洗的水乡》,通篇用淡墨晕染,若隐若现,恰到好处地表现了雨后水乡山色空蒙的景象。



中秋月圆时  136×68mm  2013


    邹明不是为了画民居而画民居,在民居的背后,有他的情怀,有他的寄托。和邹明一样,我对水乡,对古老民居也有一份痴迷,差不多走遍了江南水乡,也走过国内许多古镇古村。我和邹明之所以有这份共同的爱好,在于是这是一种乡愁,是一种寻找精神依托的冲动,是一种对精神家园的寻觅。事实上,热爱水乡、热爱民居,并不需要理由,它是一种来自心底的呼唤,之所以穿过大半个中国来见你,就如同去赴一场前世的约会。与邹明不同的是,我去了就去了,邹明去了还能把它画了下来,于是,邹明为我们留下了可以保留记忆的精神坐标,留下了一种可以超越时空的视觉见证,留下了物质的、精神的水乡和民居。

    这样的绘画不是很好吗!

(本文作者系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博士生导师、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上一篇:陈春剑
下一篇:丁雪郁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