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院士风采
李玉田
浏览量: 1475| 发布时间: 2017-03-31


李玉田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陕西省人文千年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专家评委

陕西省骊山创作中心特聘教授

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

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西安美术学院学术、学位委员会委员

西安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 

西安中国画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海南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西安市政协委员

陕西国画院画家

江苏省国画院画家


  参展与获奖:

  • 《家乡系列》获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毕业生优秀作品展三等奖(2001年)

  • 《家山万里梦依稀》获“黄宾虹”奖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新秀中国画展铜奖(2001年)

  • 《月是故乡明》入选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2004年)

  • 《楮河畔的早春》获全国特奥美术作品展金质奖章(2005年)

  • 《吾山擎日拂苍穹》入选第四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2007年)

  • 《香阵冲天祭汶川》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2009年)

  • 《香阵冲天祭汶川》获陕西首届美术奖金奖(2010年6月)

  • 《喜迎春》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2014年)

  • 《退耕还林》陕西省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项目结题完成 已被收藏


香阵祭汶川  200X200cm

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获陕西首届美术奖金奖


  出版:

  • 《李玉田国画作品》由中国国际新闻出版社出版

  • 《李玉田国画小品集》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 《黄土画派画家李玉田》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 《血脉的回响——论诗意与中国画的联系》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 《当代中国画实力派画家作品集—李玉田》线装书局出版


作品及学术论文发表于《艺术与评论》《美术》、《美术观察》、《国画家》等学术性刊物。《中国艺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改革报》、《中文导报》、《西部时报》、《美术报》、《香港美术报》、《广东美术》、《陕西日报》、《三秦都市报》、《西部书画报》、《文化艺术报》、《城市经济导报》、《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等专版访谈。曾在香港、澳门、日本、台湾、马来西亚、美国、俄罗斯、瑞典、挪威、芬兰、丹麦及法国、德国等国举办作品展览并进行学术交流,曾多次在日本东京中国文化中心举办中国水墨画展及学术演讲。 

中央电视台、中国国家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中国与旅游经济电视台、陕西电视台、江苏卫视、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多次专访。2003年开始连续五年获得西安美术学院年终考评优秀,2003年至今连续五年获西安美术学院毕业生创作优秀指导教师一等奖。2009年至今七年被连续评为西安美术学院优秀共产党员。2011年被评为陕西省师德标兵。2011年12月被全国成人教育协会评为全国成人教育优秀奖。2012年至今连续三次被年终干部考评获西安美术学院先进个人奖。


喜迎春  200X200cm


感物而动, 情即生焉

——以《香阵冲天祭汶川》创作论绘画创作中的情感

李玉田


情感一说,在中国,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尚书·尧典》中就曾提出:“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诗言志”中的“志”,既指一种抽象的思维,如儒家的政治理想与怀抱,也包含着诗人在诗歌中所表现的具体情感。尔后,诗言志说在先秦成为一种和普遍的看法(孔子、孟子、庄子、荀子等人都曾言及此说)汉代的《毛诗大序》就直接说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又说到:“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歌咏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萬壑祥瑞冷浮银  123X246cm


对于中国绘画,直到魏晋南北朝时期, 即中国画的发展由幼稚走向成熟时,作品中的情感才表现的愈来愈明显。如顾恺之的“ 传神阿堵”一说,此论调在洛神频频顾盼回眸的眼神和动态中可得到印证。“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等六法论,则是由谢赫在《古画品录》中首次提出, 此开创了将中国画的情感与笔墨升华为理论的先河,从此也诞生了情感与笔墨在中国画中的主导地位。唐代王维的水墨山水画将诗情画意融为了一体, 苏轼评曰“ 诗中有画, 画中有诗” , 一语道破王维山水画的艺术真谛,次从另一侧面点破了中国画所包含的深厚的情感底蕴。由此可见,中国画中注重情感由来已久。


流水声中三两家  136X68cm


公元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汶川8.0级大地震瞬间使原本美丽的家园变成一片废墟,中国震惊、世界震惊,而作为刚刚由此地写生归来的我,四川俊美的山川,善良、热情的人民令我念念不忘,前几日曾热情接待我们的宾馆服务员与我们所住的宾馆却已掩埋于废墟之中,所住宾馆老板哽咽的叙述令我泪流满面。不可遏制的悲伤是我沉浸在久久悲痛中。而汶川人并未被这沉重的灾难所击倒,在灾难面前汶川人所表露出无所畏惧的气魄,不久就投入到灾后的重建工作中,且不久就取得了成效。这种生命不息,顽强追求的精神正是我们民族魂,也正是如此,千百年来的中国虽饱经沧桑但从未沉沦,一次次从深重的灾难中走出来,重新创造新的文明与辉煌。这些都时时感动和激励着我,作为一名画家,更是产生了不可遏制的创作欲望,《香阵冲天祭汶川》就是在此难以抑制情感的流露。此作融入了我悲伤沉痛的情思,更寄托了我对汶川不幸遇难者深深的哀悼之情,也蕴含着对汶川人民顽强精神的赞叹。


把钓坐湖船  136X68cm


我一次次被救灾的动人事迹所深深撼动,善良的中国人民在灾难面前空前团结且表现出的骨肉不可分割的民族情感令我振奋,更令我自豪。人类所有的真情在此刻凝结,全国所有的行动在此刻统一,华人所有的声音在此刻悲和,所有的人类欲望在此刻都为生命的庄严而自觉让路!这些都时时激励着我,我深深地感到作为一个炎黄子孙的自豪和荣光,作为一名画家,无以告慰众多已逝同胞的亡灵,如何为疲惫垂歇的心扉点燃生命盎然的曙光,未来的希望与梦想何在,即怀念所有逝去的同胞,更为汶川灾区人民的安康与幸福深深祈祷。于是产生了不可遏制的创作欲望,《香阵冲天祭汶川》就是在此难以抑制情感的流露。此作融入了我悲伤沉痛的情思,更寄托了我对汶川不幸遇难者深深的哀悼之情,也蕴含着对汶川人民顽强精神的赞叹。


野渡  46X36cm

作品中各种表现元素正是我对此灾难复杂情感的体现。近景中茂密葱郁的菊花,近似于工笔的细腻描绘,刻画了繁密葱郁、生机勃勃的景象。菊花,傲霜挺立,自强不息,图中菊花不仅仅是对自然真实、生动的描绘,更是对汶川逝者灵魂的祭奠,暗示逝者已逝,但生命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正如“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野草般生命轮回生生不息,悲伤中蕴含希望与幻想,此花正是对生命的伟大的赞歌,对汶川逝者英灵的无尽思念。从而表现自然但又超越自然,借景表情,比表现自然更进一步。而对于近景菊花的整体处理,却是将菊花当成一株株挺拔的树木来刻画,它的表现形式,处理手法、疏密关系等都如山水画中树木般由全局出发,既增强了画面的气势,又与中远景山水风格相契合,从而使画面统一和谐。


云雾绕山间  46X36cm

近景菊花为花鸟画素材,但中远景为山水,作品中将花鸟、山水结合,近景细腻、柔弱、娇嫩的花朵与远山的苍厚、雄伟结合。特别是虚幻流动的云雾,在山间盘绕升腾,动荡翻滚,既为画面增添了流动的生命感与活力,又拉开了画面的空间关系,更使画面有虚有实,虚实相生,符合画理。而远山雄壮苍茫,正如我们中华民族般屹立千年不倒,也如我们的国家,虽饱经忧患而依然屹立东方,更是我们百姓坚实的依靠,再沉重的灾难与困苦在我们国家、政党的领导下也会妥善解决,而我们的国家、政党就是人民坚实的后盾与靠山,国不灭、党依存,我们的民族就有希望。


烟波江渚  46X36cm

而这幅作品采用满构图,避免与传统构图形式的雷同,使得表现形式新颖,更使得表现的情感更为饱满与激烈。同时,两边采用中堂式的长条,使得形式更为活泼,避免沉闷感,也使得画面的空间关系更为丰富。

整幅画面并未着色,以墨色为主,黑白分明,从而形成严肃与庄重的基调。也正遵循了中国传统的认识“五色令人目盲”。黑白的玄素色,使得表现的情感更为单纯而炙热,庄重中难以抑制的情感喷薄而出,充满了对逝者亡灵的深深哀悼与思念,但却哀而不伤,并未在悲痛中沉沦,菊花就寄托了我们明天的期望与梦想,严冬总会过于,春天即将来临,正如我们的民族,愈挫愈勇,每次在经历大的挫折与苦难后都会有一次大的腾飞。


春山晓月  46X36cm

“感物而动, 情即生焉”,反之,因深情有感而所绘作品才能深深打动人心。《香阵冲天祭汶川》便是炙热情感的真实流露。图中苍山如黛,似如泣如诉,山势雄浑,威武雄强,山涧云雾升腾,翻滚流淌,菊花繁密茂盛,而香气似阵阵冲天而起,背景幽暗深邃,似星月动容,天地为之同悲。同时似笼罩在月光中的山峦、香菊、幽夜与银白的云雾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得沉重中充满了活力,深邃中蕴含着着灵动。


霜园红叶多  46X36cm


当代,科学技术及机械化发展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变革,它们深深地影响着绘画艺术,表现为绘画作品的语言被不断消解,绘画中情感也随着绘画语言的转化而异变。《香阵冲天祭汶川》就是这种转变的尝试,这种尝试试图表现思想,传达观念。由此可见艺术家在进行艺术创作时,无法摆脱情感因素的羁绊,从而情感存在于各种新样式的形式语言之中。即是说只要我们的生命还能被感知,在用绘画形式表现思想的作品中情感就会反映在绘画作品中。



上一篇:任辉
下一篇:洪波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