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黄山美术
马东生
浏览量: 1768| 发布时间: 2016-06-27



其书神采  其心若水

 ——记马东生和他的草书艺术 

黄冬民

提起马东生,黄山书界自然会联想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声震屯溪的“扁舟书社”。

马东生,又名马笃,别署东石,1957年9月生于河南郑州,后随父辈寄籍屯溪。东生先生楷书习颜柳,行书追二王,草书初临孙过庭《书谱》,从中体悟到孙氏对草书艺术的理性思辨,与之产生强烈的共鸣,并由此钟爱于草书艺术。随后,取法诸家,涉猎张旭、怀素和现代的林散之等草书。张旭的激越跌宕、怀素的虚灵缠绵、林散之的使转多变等都给予了他滋养,打牢了他的草书创作的根基。



对于草书的痴迷,促使东生先生在书法艺海中遨游,不知疲倦。他不仅从草书先贤和古隶篆中体悟笔法,更善于在自然生活中体悟用笔的纵敛,拓展笔意的丰富内涵。他深谙学草书贵乎由技入道,对狂草而言,狂而有法,法无定法,贵在得法才是正道。他的草书又蕴藏着古意,其古意源于篆隶的滋养,篆隶精神一直统摄着他草书的思维模式。



草书,往往代表一个时期书法的最高成就,体现一个时代的文化特点和精神风貌。学书以草书见难,草书又以狂草更难,如此难上加难中有成就者,不是才华过人便是胆魄过人,东生先生当属二者兼备。他学养丰厚,少年即习诗,元曲、京剧、豫剧禀承家传,乒乓球亦有深厚的造诣,基于诸学浸润和40余年的书法研探,东生先生具备了比其他人更理性的思维,凭借才气、品行和勤奋,使得他的书法能游刃有余于狂放与精谨之间,浑厚而简突,张弛虚实也得以驾驭。



读东生先生的草书作品,是有视觉张力的,通篇大气狂雅,气势跌宕,散逸却不见草率,流畅而不失法度,磅礴而不露张狂,轻盈而不显飘浮,其气势之畅之顺,如行云流水;局部则圆笔似幽林雅乐,方笔如刀斫斧劈。东生先生喝酒豪爽,酒后即兴挥毫,巨幅大幛挥洒自如,既不为传统所囿,又展示他一贯不变的个性。



东生先生是一位豁达、低调的书法家,他的书法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认可,但他却并没有因此而自矜,而是甘于寂寞,将更多的心思用在了对书法审美的追寻和广博涉猎促进自身草书风格的再造和修正上。



草书,是东生先生精神上的寄托,每当球馆教学结束,学生离去时,便是他开始挥毫的开始。此时此刻的踏息堂,依旧是他一个人寂寞的草书创作的空间,依旧是他一个人神游于古人法帖的世界。


 2016年5月26日于二石斋

(本文作者系《安徽电力报》驻黄山记者站站长、中国电力美术家协会会员、黄山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上一篇:程光新
下一篇:吕健君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