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承与创新——新黄山美术学术展
参展画家:朱峰
浏览量: 3401| 发布时间: 2016-06-27


峰之魂——黃山画家朱峰

朱峰,原名景鹏,号祖山,别号黄海老客、山醜子、十八公子等。1944年10月11日(农历)生于浙江兰溪厚仁胡村,祖籍诸葛殿后朱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黄山市美协副主席、黄山市书画联谊会副会长、黄山书画院副院长、黄山市政协一至四届委员。其名其画先后收入《中国当代国画家辞典》、《中国美术家年鉴·92》、《当代中国美术》、《世界华人艺术家成就博览大典》、《中国当代美术家书法家汉英大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3》、《浙江古今人物大辞典》、《安徽百科全书》、《黄山志》、《荣誉深圳》等典籍。



飞瀑流泉


朱峰自幼喜画,颇具艺术天赋,九岁时,得上马小学美术老师翁祖达先生启蒙。1964年起至1968年,戎装在身,青春年少,就崭露头角。在南京军区的《人民前线·东海》上连续发表军旅作品版画、剪纸十余幅。退伍转业黄山,便“沉酣黄海莽浪中” ,遂成“黄海老客”、“黄山一怪”。在黄山的四十余年中,他专注黄山画的创作与探索。年青时主要从事油画创作,国画功底亦渐深厚,合璧中西。除自己艰辛努力外,还得益于刘海粟、王朝闻、陆俨少、张文俊、黄胄、范曾、黄苗子等诸多大师的指导及众多绘画同仁的交流。



黄山松魂


上世纪八十年代,朱峰游历国内名山大川并开始焦墨山水画研究,专攻黄山山水题材。九十年代初,朱峰基本完成焦墨法在黄山山水画上的实验研究,以全新的形式与情绪表现着黄山。朱峰的焦墨法绘画技法,表现力强,渴笔秃毫皴擦形成的拓底纹理效果,完全打破了传统中国画那种与水融之的气韵格局。水墨随意性的改变,更赋予了笔触的主观创造性。



黄山松泉


在黄山的四十余年中,朱峰对奇峰临古松,攀绝顶探深壑,卧雪描摹,崖洞尝芑。黄山的云海奇松、峭峰巧石、灵动幻变、神韵情致、无不被其收入心胸。

朱峰创作的黄山山水画作品现已无法统计。早在1979年,就在《美术丛刊》第八期刊发《画中黄山心中歌》、《桃园雨景》、《散花坞秋叶》、《松谷龙潭》等图文。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发表于国家级美术界刊物的作品就达百余幅。其名声也渐渐扬于海外。1981年,香港《大公报》刊其《黄山石笋矼》烟云;1983年,新加坡《寸玉集》专题介绍“朱峰桃源宾馆大型油彩壁画”;马来西亚《柔佛艺术协会美展·首展》有作品参展;2002年应邀参与日本NHK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合拍的,以他为轴线,从独特的人文视角表现了黄山与艺术的亲缘性的《中国绝景——黄山》一片拍摄;2003年,日本编著的《黄山赞歌》画集以其力作《黄山云涛》为封面并刊指墨画《卧龙松》等作品多幅;2006年,参加提案、台湾电视台节目拍摄并现场作画。同年,应邀参加德国黑森州电视台《中国文化之旅——黄山篇》节目,黄山场景拍摄并现场作画;2006年,中央电视台《江山如此多娇》电视直播现场作画……



莲花松云


朱峰为人谦逊,淡泊名利,但其作品中却别有一股纵横捭阖,吞吐风云的恢弘气势。静观其画,有风起云涌、荡气回肠之感。其手笔亦是愈作愈大。他别号“十八公子”,自然情钟黄山奇松。1980年,他进山十年,便有四尺三开水墨写生百幅《黄山百松图》结集问世。得刘海粟大师亲睐并题签“百松图”,在上海朵云轩书画出版社出版,并多次重印,影响极大。1987年,雄奇博大的百米焦墨山水长卷《五百里黄山神游图》诞生。香港著名画家杨善深先生为之题签;1990年,63米的焦墨长卷《地下长河畅游图》完稿;1992年,完成30米《黄山万松图焦墨长卷》;1993年,创作30米长的《齐云白岳遨游图卷》焦墨长卷;2005年,完成长80米的《突兀撑苍穹·云涛万壑松》焦墨黄山山水画长卷;2010年,创作30米焦墨长卷《黄山新安江溯源图》二卷;2015-2016年创作完成90米焦墨长卷《五百里黄山氤氲图》……



炼丹台


特别是那幅百米焦墨山水长卷《五百里黄山神游图》,画卷气势恢宏、博大壮丽。以笔走龙蛇之势将整个黄山的气神二韵表现于纸上,创中国黄山画长度与面积之最。在国内和东南亚地区引起了轰动。此画在联合国委托TBS(东京广播电视系统)拍摄的《世界遗产》节目中,选为《世界遗产》资料。



坐看云起


朱峰追古今大师之法之道,寻自我卓然而立的创作之法。见他犹如见伫立于黄山山巅那只石猴,苦心孤诣,面壁不悔,心诚于画,却又叹之是必然者。



梦笔生花


诸多泰斗级艺术大师的评论,也道出了朱峰手笔的不凡:

  • 1977年,著名书画家黄苗子就诗赞朱峰:

看尽山容与水容,十年搜讨见朱峰。

何当更取千寻素,遍写黄山万壑松。

  • 1980年,范曾大师见朱峰,更生相见恨晚之慨,挥笔一曲万壑生风的《朱峰同志百松图·驻马听》:“记千古画工多少,霜袭冰摧苦煎熬,盈箱草稿。虬枝傲干着意描,悬崖峭壁惊魂吊,烈日狂飙闻山魈,信使传荆浩,赞朱峰谱出了松风调”。

  • 1981年,刘海粟大师初见朱峰四尺立轴水墨写意松图时题赞:“纵横郁勃,朱峰画笔气韵不凡,他日未易量也”。又题其册页:“朱峰临雪庄僧悟黄山图”封面,扉页题赞:“冰寒于水”。

  • 1988年见其百米《五百里黄山神游图》时评价更高:

        心听灵峰对语,眼观烟霭争流;

        瀑泉峻岭飞舞,共赞仙乡少俦。

        雕塑家、文艺理论家、美术家王朝闻赞其:“黄山与他,神遇而迹化”。


在黄山文化长河里,以黄山画为主流的绘画艺术堪称一支独秀。明清以来,画者如云,成就了以渐江、石涛、黄宾虹为代表的“黄山画派”。当今,从黄山画者,更是趋之若鹜。然而,心诚者,成就者则寥若晨星。而朱峰在传承“黄山画派”的同时,也为后来者树起一面旗帜。



蓬莱三岛


叫绝黄山一枝笔——观朱峰画黄山

王正良

洁白的八尺红星宣纸铺在地上,大大小小的墨点一滴一滴地垂直落下,这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觉这些墨点如其说是雄才吐珠,不如说是妙墨悬漏,因为“珠”的感觉,不如“漏”来得朴素自然。画画,常人在几案上画,朱峰在大地上画,常人先勾勒再打点,朱峰先打点再勾勒,这种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秉性为叫绝黄山开了第一笔。



圣泉峰雨霁


 接下来勾勒松石,其线条迂回曲折,粗粗细细,虚虚实实,那是无数一波三折的断续与延伸,既力透纸背又力敌万夫,因为既立意深刻又具有超凡的力量。寥寥几笔,虬松倒挂山崖而崛起,山崖衔虬松自从容,与“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石床松风


当他把松树的松针勾勒完毕,我又由衷发出感叹,感叹王朝闻先生文章写得真好,感叹朱峰对物理的观察真细微。作为写文艺评论的大师,写朱峰在黄山奋不顾身救人,又如何得到“意外发现”,强调文艺创作源于生活,源于对生活的观察与感受。朱峰所画的松针从各个不同的透视角度出发,竟能画得如此合理、多变、传神!



石笋矼烟云


朱峰勾勒山峰、松树皆是中锋用笔,因而遒劲有力,浑厚雄健,由于以大地为画案,水泥地上颗粒的起伏使山石的质感又上升到更完美的层面,那就是实中有虚,虚中有实。



童子拜观音胜景


接下来一幕更令人吃惊,长期以毛笔为伴的我顿感心疼,联想做笔的工人见此也会目瞪口呆。只见他挤干笔肚的余墨,把笔毫散开,直至使劲的掰开笔根,使“尖、圆、齐、健”的选笔标准毁于一旦。他用散开的笔根使劲地在宣纸上蹭擦,一边又一边,一层又一层,手的动作一如他身体的轻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围观者鸦雀无声,纸面上什么都不是,直至把宣纸从地上拾起挂在墙上,退后一看,“啊!”大家失声,只见黄山群峰刺天,云雾蒸腾,松若蛟龙,仙隐其中……二十五年前我初到黄山,写《沁园春•登黄山》,“……灵璧惊心,乌江洒泪,史笔千秋任纵横。金龟卧,看莲花蓬岛,缥缈云程。”就是这种感觉。



西海排云台


我问朱峰:“你这么清瘦的身体竟画出如此沉雄苍茫的巨作是不是黄山给了你底气?”“是的,是的!”他回答。我说:“我看了你的画,你的画接地气。”他说:“接地气!接地气!这个词用得好!”朱峰是真正的黄山之子,他绝不是“以有限的精神,换取有限的金钱”的“艺术家”。



仙女峰晴岚


画黄山能画得如此的雄强、厚重、大气,无疑是大手笔!当今画坛绝无仅有。他的五百里黄山巨卷浩浩荡荡,更是壮观夺目,让人震憾不已。朱峰画黄山是历史性的,因此本文题目以“叫绝黄山一枝笔”出之。



仙人下棋


进入古稀之年的朱峰,谈笑风生,谦逊下士,谁跟他在一起都会开心,时而会捧腹大笑,艺术上的严肃与生活上的风趣构成了朱峰人生。



云漫群峰


 



下一篇:签约画家:洪波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