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人物
刘兆麟
浏览量: 935| 发布时间: 2018-10-22

刘兆麟,1941年生,松江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书画院画师,书法始学鲁公,继而研习二王隶书融《张迁碑》《石门铭》等,七十五岁后始入章草,一九九二年八月上海电视一台拍摄一部二十分钟介绍刘兆麟专题片《风铃遐想》并播放。


刘兆麟书画集序

陈鹏举

刘兆麟是松江人,他的平生经历也就在松江。松江是上海的历史,或者说上海长长的过去是松江。很少历史包袱的上海,在近百年里崛起了,而历史底蕴深厚的松江,被搁在了现代上海的另一边。这是一种人文的耽搁。这种耽搁的状态,和中国书画在现代的被耽搁相同。刘兆麟也就在这样的耽搁中,成为了一种光芒。这种光芒源于松江,折射着现代的上海,和现代的中国书画。


松江人对于人文的崇尚是刻骨铭心的。这种刻骨铭心,造就松江人即使在现代也是文心粲然。说到书画,松江曾经拥有陆机、董其昌。这两位伟大的松江人,在他们各自的时代表述了自己的人文态度,甚至影响和改变了中国书画的状态和前程。还有生逢现代的程十发,他的画,出生在松江的土地上,守望着中国书画对于人文寂寞甚至是违时的崇尚。刘兆麟也是这样的守望者。


刘兆麟的书法从北碑进入,北碑的雄强和开张奠定了他作为书家的人文底气,之后他又从南帖出来,弥漫着凝练和镇定的人文情绪。他的书法传承了陆机以来人文书法的法度和心志,也洋溢着数百年前的董其昌风采所及的、吴昌硕一辈的大度和激情。刘兆麟这样的书法在现代上海和书坛是少见的。他的画同样蓄养着现代书画家的难得的衷肠和清气。因为人文的被耽搁是个事实,也因为人文的被耽搁在了松江这一边也是事实。刘兆麟生活在松江的幸运的,因为在松江,书画家还可以从容找到传统中国书画的来路和去处。


我和刘兆麟见过几次。起初以为他只是一个身心静定的老人,后来才知道他还是一个身心静定的书画家。从浮躁的繁华地来到仍然在往日的温情里的松江,茶余砚边和刘兆麟面对,内心的安宁感觉是非常愉悦的。还记得那天在醉白池读书堂,忽然见到堂前挂着一付楹联,是他书写的。那种浑然到家的气息,让人感觉文人和读书堂的亲密无间的情分。这种感觉美不可言。天地间这么多人在写字,又有多少人可以让人感觉到情分呢?思想起来,真的不多。



又是一年好春,刘兆麟古稀之年书画集付梓,应命写下这些话语,谨祝水墨静好,仁人长寿。

10.4.17凌晨


1995年6月17日,刘兆麟先生为荷兰王国首相维姆科柯阁下书“大明境界”时一幕。

左起:一、上海市副市长沙麟  二、刘兆麟  三、(女)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小华  四、荷兰国际集团执行董事侯诚嘉  五、电子工业部部长胡启立  六、荷兰王国外交部长  七、荷兰王国首相维姆科柯。


上一篇:陈长辉
下一篇:孙捷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