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人物
侯超
浏览量: 865| 发布时间: 2018-12-28

侯超,号行深堂主。1970年出生,现客居淮南。自由艺术家!



萧散出尘  与俗异轨

简析侯超高士图中的几重意味

程波涛

在我国传统社会中的高士,大抵是指那些具有仙风道骨、心怀道家理想,或栖身于所谓的正统与主流之外,不愿媚俗阿世、趋奉时流、精神超迈,具有出世之慨和寻求净土清流之士。有了高士,也就有了高士图的出现。高士图在中国传统文人绘画中承载了历代文人墨客们的林泉高致与隐逸之心。这类题材意在寻求一种精神上的超脱和行为上的放达,高士们大都有萧散出尘的高怀,审美旨趣方面亦是与俗异轨(甚至经常被世俗视为怪诞或轻狂的生活行为)的。传统绘画中文人画家们尤喜表现古代高洁之士们(诸如:"竹林七贤"、王羲之、王徽之、陶渊明、苏东坡等)达观自在的生活。而高士图的表达范式经常是描绘高士或弹琴品茗,或深山访友,或浮舟望月,或对弈凝思,或依石听松等闲情,画幅中还经常题诗赞誉高士的品行,自明志趣,以寄托画者或表现对象意欲挣脱俗世羁绊的心绪与不同凡俗的精神指向。


宋元时期文人绘画日益兴盛,古代圣贤之士更成为文人画家们表现的常见主题之一,然而在创作高士图的过程中既是对画家心性与人品的考验,更是创造者一种参悟造化、自我修行的过程。在当今能够以质朴本性直面绢素,在问道丹青之路上不断求索者依旧大有人在,这既是一种文脉的延展,也是一种可喜的艺术传承现象,侯超便是其中一位。在高士图创作中,他以质朴简练的笔墨和借物寄情的方式,来呈示出理想中超迈练达的生命体验。


就近年来,侯超创作了一系列《高士图》,就其表现意象和意味来看可以概括以下几点:


一、淡与散的融通

高士图中经常会有一种淡散、闲雅的生活韵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自魏晋开始,由于战乱频仍,一些雅士和清流便开始倾向山林野趣间闲适的情怀,在山水之间寻求一种精神的解脱与释放,他们或心慕林泉之悠然,或消极避世,或自托风雅,摆脱平凡的物质生活的羁绊,而自外向内注重精神的蕴藉与丰富层次的内在追求。而中国传统文人绘画与诗歌、戏曲一样,通过对特定情节进行艺术处理与意象化地表达、再现出士人的精神风度与人格追求。侯超笔下的"高士"题材小品画,如《雪夜访戴安道》、《独钓图》、《林泉忘返图》和《渔隐图》等,皆沿袭传统高士图支脉,他尝试以简练的笔法和浅淡的色彩,表现出文士阶层所崇尚的笔简墨淡的韵致和萧散简远的情怀。作品在构图中化繁为简,笔墨运用上化散为整,使观者跟随画面中高士手中的一杯茶或一钓竿等来平复俗世的庸扰,体悟人世百态,平和淡定地面对多味人生。这种超然于画外的"淡""简"和"散"意味,也许就是侯超创作《高士图》系列作品时所要追求的一种画中至味吧?


二、朴与拙的互动

近两年来侯超创作的《高士图》,无论从构图布局,还是笔墨设色、立意方面,他开始着力在"朴""拙"方面下功夫。侯超深识画外功夫的重要性,多年来,他除了勤于临池外,还注重读书养气,在师法传统的高士图、佛道人物笔墨的同时,也深入体悟古画的意境和人生哲理,师古人之心而能脱其窠臼。他在一幅高士图中题写:"来时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事一同;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画中凝练却不失灵动的笔墨体现出画家在寻求平凡生活中的机趣和悠然。侯超创作的《林和靖弄梅》、《庐山问道》等高士题材作品,人物形象神情自若,画面中大都没有刻意强调线条的美感,而是将笔墨自然交融,布局上虚实相生,寓工于巧,寓巧于拙,画家似乎是着意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寻求一种朴与拙的韵味,力求于整体上使形式与内容、情感与画面获得某种协调、统一。


三、清与逸的交织

胸有丘壑,笔底自有波澜。侯超笔下的高士,似乎皆深谙人生三昧,了悟人世百象,因此,无论是对弈的棋者,品茗的清客,或是与虎相伴的罗汉,杖藜徐行的隐者等,皆是生活中的人物,而且,人物的背景或置于松竹之间,或漫步烟波泽畔,给人以淡雅清逸之感,反映着画家对于表现对象理解和灵动处理的能力。在一幅小品人物图中,画中的高士挑眉侧目和嘴角流露的会心微笑,显然是一份自得之意,而这份神情难道不是画家心象的流露吗?古人论书曰:"喜则字舒,怒则字险,哀则字敛,乐则字丽。"绘画创作也因人而异、因心境而异,大抵也会呈现出不同的美的境界和生命况味。在侯超的高士图中,生命的清狂和逸怀尽显于尺幅之上。例如,《流水无弦万古琴》中一位白衣高士于岸上石边,微风下轻抚琴弦,惠风和畅,粼波微起,琴者动容自遣。既是抚琴听音也是随风寄情,画面中是画家心中向往的一方净土,同时更传达出他闲云野鹤般静怡的心绪,足以感染观者。 



明人项穆说:"学术经纶,皆由心起,其心不正,所动皆邪。"就画面的立意与格调来看,侯超笔下的"高士"在笔法上收放自如,在精神意象的表达上也不同流俗。其作品中的人物大多神情自得、超然世外,少有经营之痕,多能妙得自然,逸趣横生。画面处理时画家注意人物与景物的和谐相融,很多人物小品画既能跳脱固有绘画模式藩篱,又不失传统绘画之精妙,从而展现高士们刻意避开尘世喧嚣和纷争,而是在山水间寻求林泉之乐和人性之真,给予观者多层面、多角度的审美体验。尽管和传统经典的高士作品相比,在笔墨和意境中,侯超的作品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也尚需岁月的修为,他正值盛年,意气未减,执着求索,广师众长,勤于创作,其绘画也在不断地脱化生新,自我蝶化。从和他的数次交谈与多年的交往中,我感受到侯超尝试在雅俗共赏之间需求一种平衡和支点,可以期许,假以时日,他一定会在"与俗异轨"的艺术道路会不断地延展,艺境亦会再度提升。

作者系艺术学博士,安徽大学艺术学院艺术研究所所长;安徽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著名评论家



上一篇:汪全平
下一篇:孙玉石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