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人物
吴放
浏览量: 378| 发布时间: 2020-04-21

吴放,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在《书法报》、《中国画》、《今日湖北》、《湖北日报》、《武汉晚报》、《长江日报》、《文化报》、《海南绿报》、《台湾联合报》、《中国语文》、《幸福》等十多家报刊上发表,中国画《水乡情》(组画)入选湖北省走向二十一世纪美术作品展并获唯一金奖。先后在海南、深圳、台湾、武汉等多地举办个展,多次参加中日美术作品交流展览。多幅作品被湖北省档案馆、湖北省文物商店等美术机构、收藏爱好者收藏。出版专辑《世纪风书画家作品集—吴放作品》。





丹青丘壑  思接千里

——漫游于吴放的山山水水

汤麟

中国正处在二十一世纪的前夕,有挑战也有机遇。就像每一个历史的重大转折期一样,人们的思想感情都要受到冲击和动荡,感到一阵迷茫,提出一系列的问题。文学上如此,美术上也是如此。特别是当西方各种风格流派猛烈扑来,大浪淘沙的今天,更是如此。在这个冲击面前,有的人困惑,有的人随波逐流,有的人探索,每个人都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作为长久在基层工作,贴近人民,热爱生活,书画成就令人瞩目,多次在国外展出,并为国际友人所珍藏,被美术界熟悉而陌生的中年画家:吴放,有一个信条,不管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在雅与俗矛盾对立的统一中发现美,创造美,坚持着为生活默默奉献的艺术道路。





他深知绘画在给人以视觉享受的同时,也应提高人们的精神品位。绘画的力量,来自主体与客体交融,更来自作者对人对社会感情的诚恳,否则,美就会悄然离去。因而,他的画,没有哗众取宠的轰动效应;没有深邃晦涩难懂的隐喻;更没有故作偶发性的神来之笔;以及那些邯郸学步,粗制滥造的破烂。任何事物都有着因果关系,仅凭这一点,他的画当然要受到群众的欢迎和专家们的肯定。





中国绘画历来要求形神兼备,以有无神采、气韵、风骨、笔墨论优劣;人物要“冠服审其时代”“顾盼想其性情”;山水要能穿径入林,为山水传情;花鸟要能飞鸣栖息,动静如生。这就要求画家既要有把形象的娴熟技巧,也要能在所描绘的对象中,渗透着自己的理智、个性和感情。吴放作品之所以能如此感人,正是由于他有着广泛的文学修养,坦然乐观的个性,他的画以抒情见长。技巧上,能融皴擦与滋润为一体,点苔多以石绿、石青、赭石为之;渲染不求浓艳,但令秀逸爽朗;因之他的画不论是南山牧归、乡野春雨、湖上帆影或鸦阵点点的山村,为人们驱走的都是世俗的喧嚣,送来的都是平远空旷的宁静。他留连天光水色,俯仰五岳碧空,虽有:“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渺然,却无消极遁世之意。他以高塬的朦胧,勾起人们对峥嵘岁月的回忆;黄昏中袅袅炊烟淡化一天的惆怅;山溪的微风细雨,浇润着昂然的小草;磅礴的大山显示着人的自信和骄傲。




历史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画应随时代,这是前人早就得出的无可置疑的结论。从题材上看,中国画传统的望月、观瀑……虽大多表现的是超凡脱俗的高古和遁世,然其对大自然渴望的美学思想,却是人们共同的意愿。对此吴放以小桥雨丝中持伞的少女,沙滩上嘻戏的顽童,或山峦叠障下的二三麋鹿代替了士大夫的顿悟和禅机。以晨雾中的流光溢彩,满舱归来披星载月的渔舟,给传统的审美观念赋予了符合规律的发挥和新意。






吴放的画有着思接千里,“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艺术魅力。他是在画山、画水,也是在画苍茫而充实,绿满人间的无限生机。

本文作者系湖北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

本文原载《中国画》





上一篇:范守卫
下一篇:许春梅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